久久养生堂_草木生医学!

搜索

三生万物:草木生姿 草木生思 草木生意 草木生灵 草木生形

2016-3-12 13:5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068| 评论: 0

草木生

      突如其来的大雾,已经是第二天的弥漫了。世界就缩在很小的范围内,以外都是迷茫的未知。像极了有时梦里的时刻,只自己彷徨,四顾茫茫,明知天遥地远,却连眼前都看不清。




草木生:
草木生姿

       世人常常流连于山水之间,自古以来便倚山而驻、逐水而居。

       可是若没有了草木,山水将会寂寥无比。而人们之所以背山临水,皆因山有木而成佳境,水有草而成丰盈。山水与草木,密不可分,若是独有山水,则会多了一份苍凉。

       而草木常常会点染着我们的心境。春朝远眺,岭树青青,便顿生欣喜之意。

       而望陌旁芳草萋萋,则易起离愁。一棵树的葱茏,常常也让心底的希望疯长成林;一株草的朴素,也会使平凡的我们更加坚强。

       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人与草木之间,总会有着共通的东西。




草木生:
草木生思

       更多的时候,草木的姿态也会因我们的心绪而变幻。“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”,这是春日的少妇见春光易逝,而涌起的一种思念。“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”,这是长亭短亭之间,离情别意的蔓延。欢乐时,草木都在眼中翩翩起舞,失落时,树和草都摇曳着无尽的萧瑟。

       在这北方的群岭之间,每到秋深凉重,周围的山色便斑斓起来。五花山在阳光下,将一种感动直印进心底。红枫黄杨,青松白桦,种种色彩,在深浅浓淡之间,团团簇簇,仿若画卷天成。没有了往日见叶黄而凄然的联想,也没有了平时见叶飞而落寞的眼神,那些山上的树就这样灿烂着,温暖着心中正在经霜的梦想。

       甚至觉得,那些秋日的树,比之春夏,更具风韵。所以,再见到一棵在风中叶落如蝶的树,便觉其枝桠间更为疏朗,仰头而望,无数的枝将蓝天刺划得支离破碎。就像我们的人生,谢尽繁华之后,才是生命的本真,立天天地之间,风清月明。

    



草木生:
草木生意

       儿时常在秋天的夜里,去大草甸上看人们放火烧荒。那些枯黄的草,在火焰中欣然而舞,或者,火焰就是草最后的身影,唯一的绽放。而明年春天,那些新绿便会从大地上丛涌而出,再无枯败的身躯将它们阻挡。一如我们在某些际遇中,也要在心底燃一把火,焚尽那些无望而仍然纠缠着的欲望,飞灰化作土壤,如此,那些崭新的希望和梦想才能绿遍生命。 

       当一场大雪落下,草木便焕发出了另一种精彩。它们在呼啸的北风里,宛若再度绽放,琼枝玉叶,站成人们眼中独有的风景。而在冰封雪盖之下,在它们枯冷的身躯之中,却从不曾断绝过生机。在人生的冬季里,我们也应如草木般,将那些寒冷变成美丽的点缀,并努力积蓄着力量,春风来时,便再度绿意盎然。意境而静!




草木生:
草木生灵

       记得少年时,母亲养花,家里有许多盆花。有一次,母亲在一个空花盆里新盛了土,想种花。可是,由于事忙,母亲竟忘了根本没有在其中埋入花种,依然时常浇水。

       某一天,竟然花盆中也生出芽来,待其长出叶子之后,才知是一棵最普通的草。

       原来,花盆的泥土里,有着草籽的存在。其实我们的希望,有时便如那些泥土中的草籽,我们似乎已经遗忘,似乎已经不察,可是,当有水浇灌时,便破土而出。

       草就是这样平凡而坚强,一如太多的人。生命本就是平凡的叠影,不辜负一棵草的秋黄春绿,才能让平凡的人生绽放出最深沉的幸福。

   



草木生:
草木生形

       常常伤感于路旁那些被修剪成各种形状的树,觉得那份美的背后是桎梏与伤残;也常常感叹于小区里那些被割得极齐整地草坪,认为那些草被困囿的同时又无法恣意生长。可是渐渐地我便释然,那些树那些草虽然不能随意长成自己的形状,可是它们依然年年绽绿,从不因刀剪的威逼而放弃生机。是的,有时生活封锁了我们,只要我们的心不枯死,生活便永远不会是一汪死水,我们依然会在生活中绽放最美的姿态。

       让心灵徜徉于草木之间,生命便会灵秀而自然,风走云度,飞雨飘雪,都能从容而静美。就算身处黯淡的际遇之中,也会如崖上之树岩下之草,留给生活一个最动人的身影。



草木生说:

医学:源于哲学、止于科学、上有数学;

医理:源于真理、止于道理、上有公理;

医法:源于心法、止于方法、上有手法;

医术:源于艺术、止于技术、上有算术;

草木生原创医学分上中下三卷

上卷《三元催化》用三张图讲医学

中卷《九字真言》用九个字讲医理

下卷《脉术心法》用一句话讲医法

公益推广 一听就懂 一学就会 一用就灵

学好自救 学会救人 分享健康 分享快乐


Q:465499180;微信:13482464666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文热点

返回顶部